当前位置:htrk.cn历史狼群战术的发起人:希特勒最后的接班人邓尼茨
狼群战术的发起人:希特勒最后的接班人邓尼茨
2022-09-22

 卡尔·邓尼茨(Karl Dönitz,1891—1980),纳粹德国海军元帅,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曾任海军总司令、总统兼武装部队最高统帅。

 1891年9月16日,邓尼茨出生于柏林近郊的格林瑙镇。母亲早逝。父亲是工程师,总是督促他努力学习,并注意培养其学习兴趣。

 1910年4月,邓尼茨在魏玛高中毕业后,便参加德国海军,先在赫尔塔号巡洋舰接受舰上训练,后考入弗伦斯堡—莫威克海军学校。1912年秋天毕业后,分配到布雷斯劳号巡洋舰任候补军官。是年冬,巴尔干战争爆发,邓尼茨随舰到地中海参加封锁黑山港,向俄国支持的塞尔维亚人耀武扬威。次年5月,参加西方列强在阿尔巴尼亚的登陆行动,阻止塞尔维亚人在亚得里亚海边定居。1918年10月4日在袭击了一只英国商船队后被俘。

 在战俘营中开始研究新的潜艇战术,即“狼群战术”,该战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在大西洋曾给英美等国的海上运输造成极大威胁,也因此被盟军称为“面目狰狞的海底魔王“。

 1939年10月1日,邓尼茨成为少将和潜艇指挥官(Befehlshaber der Unterseeboote),从1940年7月到10月,因为英国雷达和反潜设备的缺乏,对水下杀手的U艇无法反制,被击沉了149万吨的物资,这段时间德军称作“第一段欢乐时光”(First happy time);邓尼茨也因为领导潜艇表现优异而晋升海军中将,到了1941年,新交付的U艇VII型使得英国的战时经济有了重大影响。虽然商船的生产速度已加快,但德国拥有更优秀的鱼雷、U-潜艇和逐渐增加的通商破坏舰,这段时间里,英国的损失仍居高不下。

 1941年12月11日,希特勒对美国宣战,使大西洋海战的范围延伸到了美国东岸,邓尼茨立即策划击鼓行动(Paukenschlag)[9],让U-潜艇开始在美国东岸攻击船只。由于美国反潜作战准备不足,在战初即承受巨大损失,德军称作“第二段欢乐时光”(Second happy time)。

 之后,至少有2次盟军成功打击了邓尼茨的潜艇部队,他对所有可能的原因进行调查,认为间谍和盟军成功截取和破解了德国海军的通讯(海军的恩尼格玛密码机)。不久,邓尼茨于1942年2月1日下令潜艇舰队使用改进版本的恩尼格玛密码机,即“M4型”(拥有四旋转盘,盟军称它作“鲨鱼”),使得安全性提高许多(德国海军是唯一使用改良密码机的军队,其余的德国军队(德意志国防军),包括空军,仍继续使用三旋转盘的版本 )一时间这种变化造成盟军难以破译,邓尼茨也经常去参与潜艇部队的研究,经常一天和幕僚人员接触70次,讨论每天的行程、战略、燃料供应和其他各种细节。。截至1942年年底,由于U艇VII型的产量增加了,以至于邓尼茨终于能够进行大规模的潜艇群体攻击,以狼群战术使盟军的航运损失大幅上升,并有一段时间使英国的燃料和补给短缺。

 到了1943年中旬,大西洋海战已不利于德国,但邓尼茨仍继续推动建造U-潜艇,并对它充满信心,进一步的研究潜艇技术,期望德国能一再的扭转局势,同时告知希特勒,希望得到他的支持,但盟军新式的雷达、海空协同的反潜机和护航航空母舰使得潜艇的损失还是不断增加。

自1936年邓尼茨担任了德国海军潜艇司令后,他就有机会接触纳粹德国的首脑人物了,特别是击沉“皇家橡树”号战列舰后使他的名声大震,连傲慢的希特勒也开始较为认真地听取他的报告了。随着他的地位和名声的日益显赫,他开始有意识地努力培养和改善与首脑人物的关系,甚至对反海军情绪最强烈的戈林也不惜曲意迎逢。1943年1月,邓尼茨的好运又来了。1943年1月中旬,海军元帅雷德尔给邓尼茨在巴黎的指挥所打来电话,告诉他说他要辞职,并有意想让邓尼茨和卡尔斯将军其中的一位继任。邓尼茨感到非常意外和惊喜。原来雷德尔与希特勒就使用大型战舰打击从挪威北部海区驶往俄国的护航运输队的问题而在1942年12月底而产生了严重分歧。当时的大型舰只没有取得希特勒所预期的那种战果,因此,他命令大型舰只退役,认为这些舰只已失去军事价值。雷德尔元帅对这项命令持反对态度,当希特勒坚持这项命令时,他提出了辞职。希特勒对此感到意外,并好言相劝,但无济于事,只好同意其辞职。希特勒最后决定由邓尼茨出任海军司令,这大概是因为他认为。作为潜艇部队司令的邓尼茨会在大型舰只退役问题上与他有共同的看法。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邓尼茨是当时德国海军将领中人所共知的顽固的纳粹分子。就这样,邓尼茨多年的努力总算有了收获,他越过了许多比他资深的将领而爬上了海军总司令的宝座。

 但他在接任德国海军总司令几个月后,大西洋之战就不得不收场了。他的潜艇再也不能以较小的代价换取较大的战果了。到这时,邓尼茨的潜艇每一次出击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例如,在1943年9月和10月,邓尼茨仅仅击沉了盟军在大西洋上航行的2400多艘商船中的9艘,而自己的潜艇却被盟国护航舰队击沉325艘。这使邓尼茨不得不放弃了大群机动潜艇的作战方式,放弃了“狼群战术”,而改为以单艇游猎为主的战法。但这也没有改变德国海军的命运。在1944年的头三个月中,盟国横渡北大西洋的3360艘商船中只有3艘被击沉,而邓尼茨却损失了36艘潜艇。鉴于这种情况,邓尼茨只好干脆下令取消了对盟国护航船队的袭击。

 随着军事形势的较大变化,政治形势也发生了重大变化。罗斯福和丘吉尔在1943年的卡萨布兰卡会议上已作出了决定,要不顾一切地继续将战争打下去,直至德国和日本“无条件投降”。而且美国政府和英国的战时内阁也已经批准了这一决定。这就意味着,如果德国战败,只有听凭战胜国的任意摆布。对此,邓尼茨心里非常清楚。他早在1943年或1944年就深深感到德国在这场战中军事上已无法打赢了。还有一些高级将领,如隆美尔,曾积极建议德国应与西方缔结和约。但是要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去提醒希特勒必须结束战争缔结和约是不存在任何可能的。因为除了在1943年和1944年人们提出的未被采纳的无条件投降的办法外,他本人也没有其他办法,也许他的唯一办法就是死拚到底。也正因为如此,出现了一股反希特勒的严重情绪,从而最终导致了7月20日事件。

 1944年7月20日中午。邓尼茨正在柏林以北的兰克指挥所,突然他接到了福斯海军中将从东普鲁士希特勒的大本营打来的电话。福斯中将说,让邓尼茨火速赶到大本营去。当时福斯中将只对邓尼茨说情况紧急,没说是什么事情。当日傍晚,邓尼茨赶到了大本营,福斯和希特勒的海军副官冯·普特卡默尔海军少将告诉他说,后备陆军的几个总参勤务官行刺希特勒。邓尼茨对这次事情一无所知,因此,感到特别的惊讶和不理解,他不理解为什么在战争期间军官们会竟然出现这种事。

 当时的德国处境就像个被围困的要塞,急需付出巨大代价去抵御外来之敌,而要塞内部的斗争无论如何总会干扰和削弱对外作战,甚至可能导致前线的完全崩溃并随之导致失败。作为一名军队高级指挥官,邓尼茨谈了讨这次事件的认识并公开表示反对此件事。他说,他是无论如何不会容忍,而会反对这些犯罪的。但是,用什么方式去反对,邓尼茨本人也说不清楚,仅有一点他是非常清楚的,就是他是一位担任要职的军人,他的责任重大,特别是战争时期,而德国却又正处在这样极为不利的战争阶段。

 在7月20日事件发生后,作为一个军种总司令的邓尼茨对自己的军种内部采取了行动,以表现他对这次事件的明确态度。就在7月20日当晚他就采取了相应的行动,20日晚他对海军发表了广播讲话,在讲话中明确表示反对这次谋刺行动,他认为德国军人目前的最迫切的任务是抵御外来之敌。为了使海军保持有对付外来之敌的战斗力,他果断下令逮捕海军中的每一个动摇者。他认为,为进行这场战争而维持他们的团结和战斗力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邓尼茨在德国海军中做的种种努力究竟能对挽回德国的局面能起多大作用,这是不好考证的,但他还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1945年5月7日夜1点钟,邓尼茨打电报给兰斯的弗里德堡表示同意宣布全面投降。于是在5月7日深夜2时41分由约德尔代表德国在兰斯签署了全面投降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