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trk.cn健康压力大收入低 中国儿科医生比例远低于发达国家
压力大收入低 中国儿科医生比例远低于发达国家
2022-11-27

儿科医生的紧缺不只是当前存在的问题,而是一直都存在的问题,特别是当前实行全面二孩政策之后,这个问题将会更严峻。

2月2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专门就儿科医生培养和使用等举行发布会。在发布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焦雅辉副局长表示,医疗机构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约为11.8万人,每千名0-14岁儿童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为0.53人,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儿科执业(助理)医师存在较大缺口。我国儿科门急诊量年诊疗人次4.71亿,占全国门急诊总量的9.84%;出院近2162万人次,占医疗机构总出院人次数的10.3%。医疗机构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日均承担的门诊人次数约为17人次,是医疗机构其他执业(助理)医师工作量的2.4倍;年均承担的出院人次数近200人次,是其他执业(助理)医师的2.6倍。

我国儿童总数2.26亿,每千名儿童有0.53名儿科医师,与发达国家存在一定差距(0.85-1.3),与儿童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存在差距,特别是实行“全面两孩”政策后,儿科医疗保健需求将更为迫切。

“儿科医生一直都是缺的,很多医生都不愿意选择做儿科医生。在医学生毕业后,进入医院进行实习转科完毕后,医院管理层会有各个科室的人数安排,对于儿科的人数安排也是恰当的,但是很多人虽然在最初选择了儿科,但是后面可能会调走,不干儿科。这个问题一直存在,跟当前的医疗体制有关,特别是薪酬待遇。”北京一位三甲医院的主任医生表示。

据初步统计,我国0-14岁儿童总人数约2.3亿,占全国总人口数的18%。我国共有儿童医院99所,设置儿科的医疗机构共有35,950个。医疗机构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约为11.8万人。我国儿科门急诊量年诊疗人次4.71亿,占全国门急诊总量的9.84%;出院近2162万人次,占医疗机构总出院人次数的10.3%。

“儿科具有职业风险高、薪酬待遇低、医患矛盾多、工作时间长、负荷重等特点,长期以来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和薪酬待遇与其职业特点不相符,儿科医务人员流失较多。近期出现的儿科患者集中就诊,主要是与寒潮、流感等综合因素有关,是季节性疾病高发期和学生假期叠加引起的区域性、阶段性、结构性优质医疗资源短缺。”焦雅辉表示。

焦雅辉表示,为了摸清儿科现状,卫计委在全国几个地方做了抽样调查,包括儿科医疗资源比较集中,就诊量比较大的地方,如北京、上海、广州、四川、重庆、江苏、浙江等省市,主要了解2015年冬天儿童医院和部分三级综合医院儿科患儿就诊的情况以及病种结构,与2014年同期进行了比较,研究2015年冬天是否突然出现了井喷式的儿科就诊的高峰,或者是存在跟往年不一样的病种结构变化,根据抽样调查的情况来看,儿童医院的门急诊的诊疗人次和住院的人次跟往年同期相比是略有增加5%左右,而床位的使用率与往年同期相比是略有下降的。另外,抽样调查的部分综合医院儿科的门急诊的诊疗人次、住院人次和病床使用率与往年同期相比都是略有下降。从病种构成上来讲,跟往年相比也没有出现明显的差异和变化。

“长期以来儿科的医疗服务具有季节性的特点,冬春季是儿童呼吸道疾病高发的季节,夏秋季是儿童腹泻消化道传染病、疾病高发的季节,再加上寒暑假两个假期,呈现了季节性的、阶段性的和结构性的供需紧张或者供需失衡的状况,主要是反映在儿童医院压力比较大,跟媒体最近报道的这些情况基本上是比较吻合的。”焦雅辉表示。

为了解决儿科医疗资源短缺问题,目前,卫生计生委正会同发改委、财政部、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相关部门研究有关政策措施,共同做好儿童医疗卫生工作。主要考虑采取以下几方面措施:一是完善儿童医疗服务体系。二是加强儿科医务人员培养。三是开展儿童健康管理,促进儿童预防保健。四是完善价格、薪酬等激励机制。

教育部高教司宋毅副巡视员表示,当前,儿童医疗机构和儿科医生短缺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国家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以后,儿童医疗服务的供需矛盾凸显,教育部持续关注儿科医生短缺问题。2010年以来,教育部和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六部门启动实施了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工作。六年来,共为中西部乡镇卫生院招收3万余名免费定向医学生,缓解了基层从事儿科等各科常见疾病诊疗服务的全科医生短缺问题。同时持续扩大研究生层次儿科医师培养规模。鼓励高等医学院校在研究生教育中加大儿科医生的培养力度,“十二五”期间,儿科医学专业研究生招生数量逐年增加,共计招收8200名。其次是部委省共建医学院校加大儿科医生培养力度。教育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和省政府共建一批地方医学院校,在政策、经费等方面给予支持,要求共建医学院校扩大儿科招生规模,加大儿科医学人才的培养力度。